艾沙江·尼扎木丁和他的“一元钱”公益大计划

bib教育

2019-06-07

当新事物、新模式改变了人们的行为习惯、重构了权利义务关系,需要我们及时对监管模式和规则设定进行调整、更新,以重建责任框架,消化新的社会风险。  这次滴滴顺风车事件提醒我们,随着各种新业态新经济形式的迅速崛起和壮大,互联网企业必须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责任,监管部门需要建立健全必要的管控体系。网络平台打破了行业的边界、形成了资源的整合,但这并不意味着可以突破行为的边界、法律的底线;互联网催生了技术的创新、推动了经济的增长,但这并不意味着可以把资本思维凌驾于公共利益之上。只有各社会主体共同达成维护公共利益的共识,担负起肩头的责任和应尽的义务,才能把风险拒之门外。  新经济如何成为好经济?这是互联网经济向前发展绕不过去的必答题,也是今天社会治理的思考题。

在实验室里,研究人员在一系列温度里拉伸热拉高密度聚乙烯膜。科学家们发现,当温度在195到230华氏度(约90到110摄氏度本网注)之间时进行拉伸,可实现强度与透明度的最佳平衡。在拉伸之前的聚合物微观结构与一碗煮熟的意大利面非常像,而拉伸之后,其分子结构变得与生意大利面一样排列,这意味着,它们可以承担更多载荷,师从派斯和巴斯蒂安森的一名在读博士生林云茵(音)在一篇新闻稿中说。试验显示,最后得到的薄膜的强度是常规可透视薄膜的10倍。

艾沙江·尼扎木丁和他的“一元钱”公益大计划。

剪辑:陈一雄  国家电网新疆电力有限公司博尔塔拉供电公司检修班班长艾沙江·尼扎木丁有个关于“一元钱”的大计划。   具体是:组织亲朋好友、号召单位同事等参与者每月最低捐出一元钱,众筹善款持续为新疆各地不同民族的特困学生、重病患者、孤寡老人、受灾群众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这的想法贯穿于艾沙江·尼扎木丁的成长过程。 他的母亲是新疆兵团第五师民族中学一名教师。 每逢周末或过节,母亲都会带寄宿的学生回家吃饭。 这些同学来自不同民族,有的还是母亲资助的学生。 母亲的言传身教是最好的“教科书”,让艾沙江·尼扎木丁在童年时期就懂得乐于助人的意义。

  大学时期,艾沙江·尼扎木丁一直积极参与各类志愿服务活动,还希望等到自己能够自食其力后,也要向母亲那样资助家乡的贫困学生。

  毕业后,艾沙江·尼扎木丁成为国家电网新疆电力有限公司博尔塔拉供电公司的一名基层检修工。 本人供图  毕业后,艾沙江·尼扎木丁到国家电网新疆电力有限公司博尔塔拉供电公司工作。

2005年9月,他领到人生中的第一笔工资——619元,他分文不动,拿着工资跑回母校——新疆建设兵团第五师民族中学,向老师提出了助学的想法。

  一周后,这位老师将全校23名贫困学生的名单拿到了艾沙江·尼扎木丁面前,并坦白地告诉他,这些孩子因家庭贫困可能失学,可以从名单中挑选两名孩子进行资助。

  反复看着这份名单,艾沙江·尼扎木丁陷入了深深的无力感,“我最多只能帮助2名学生,那其他的该怎么办?如何为他们提供帮助?”回到单位的艾沙江·尼扎木丁想做点什么,他发动身边的亲朋好友、号召单位同事出把力,“每人每月捐赠1元钱,一个月就是30元,一年就有360元,那其他孩子的学费就有着落了。 ”  “一元钱计划”由此而来。

经过6个多月的筹备和宣传,2006年3月4日,艾沙江·尼扎木丁在母校的会议室,将从50位计划参与者那募集到的第一笔善款1244元交到了23位贫困学生的手中。 “真的做到了!”他心里怀揣着感动,有了把这项公益活动继续下去的信心。   艾沙江·尼扎木丁(中)走进学校开展“一元钱计划”公益活动。

本人供图  2007年,博乐市第七中学的一名高中老师来电反映,班里有个叫努尔艾拉的姑娘因家庭困难准备放弃参加高考。 艾沙江·尼扎木丁通过募捐为她购买了高考辅导教材,并鼓励她积极备战高考,承诺道:“如果你能考上大学,大学的学费和以后的生活费,我来给你想办法。 ”  努尔艾拉终于放下心中的负累,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中央民族大学。 在校的5年间,艾沙江·尼扎木丁每月都会为她寄去300元生活费。   2012年大学毕业后,努尔艾拉选择回到家乡,成为了伊宁市的一名教师。

领到第一笔工资后,她和母亲专程找到艾沙江·尼扎木丁表示感谢,决定从工资中拿出2000元捐赠给“一元钱计划”。   因为遇见你,人生从此不同。

也是因为遇见你,善念才有了轮回的馈赠。 最令艾沙江·尼扎木丁欣慰的是,有许多像努尔艾拉这样曾被资助的学生,走上工作岗位后,又反哺“一元钱计划”,将爱和希望不断传承下去。   王佳佳是一名孤儿,被养父王林收养。

养父年纪大了不能务工,王佳佳只能利用节假日在街头发广告的微薄收入维持父女俩的基本生活。

了解到她的情况后,艾沙江·尼扎木丁将其纳入“一元钱计划”,并每月提供200元生活费,直到她大学毕业。

  2013年春节的一天,艾沙江·尼扎木丁走在下班回家的路上,看到王佳佳搀扶着73岁的养父王林向他走来,王林颤颤巍巍地从裤兜里拿出一个红手绢,慢慢摊开,里面放着600元钱,他说:“这是佳佳发的第一个月实习工资,她把400元钱给了我,感谢我的抚养之恩。 这200元给你,感谢你让她完成学业,钱虽少却是孩子的一片心意。 ”  艾沙江·尼扎木丁正在教小朋友写汉字。 本人供图  艾沙江·尼扎木丁婉拒了他的好意,“不要感谢我,帮助你的钱都是社会各界的好心人一起凑出来的,我只是把他们的钱转交给了你。

”  “那你就把这些钱再转交给像我一样需要帮助的孩子,让他们能够上学!”王佳佳接过话,把200元塞进艾沙江·尼扎木丁的手里。

艾沙江·尼扎木丁突然就红了眼睛。

  这样的“回报”更加坚定了艾沙江·尼扎木丁把做公益事业做好做大的决心。

但事实上,由于资助的需求不断递增,“一元钱计划”正在面临越来越严重的资金缺口。   艾沙江·尼扎木丁清晰地意识到,“一元钱计划”仅靠亲朋好友、单位同事的善举还远远不够,要想持续性地长久发展,转型迫在眉睫,“要建立长效的运营机制,要融入更多的社会捐助。 ”  2014年,艾沙江·尼扎木丁在社会寻找到100名好心人,他们答应每月捐50元给10名贫困大学生作为生活费,但由于种种原因,捐款并不能落实。 为了给孩子们筹集生活费,艾沙江·尼扎木丁用仅剩的2000余元善款购买了75公斤羊肉,在大街上卖烤羊肉串,共卖了5910元。

  孩子们的生活费终于凑齐了。 临时起意的办法效果不错,艾沙江·尼扎木丁和哥哥合伙开起了爱心抓饭馆。

实体经济的加持,为公益活动增加了一份稳定的保障,越来越多的贫困学生从中受益。

  艾沙江·尼扎木丁陪海里沙汗·阿依瓦洪大娘散步。 本人供图  与此同时,艾沙江·尼扎木丁倡导的“一元钱计划”成为了国网新疆电力有限公司的品牌公益活动,各族同事利于业余时间投入其中。

  在公司“访惠聚”驻村工作队,大家为79岁因病长期卧床的海里沙汗·阿依瓦洪大娘从乌鲁木齐购买了一张多功能手推式轮椅,大娘终于可以走出低矮的房屋感受户外久违的阳光。   50岁的阿不都塞买提由于多年前的一场车祸腿部落下残疾,驻村工作队为他申请了保障性住房,艾沙江·尼扎木丁通过“一元钱计划”,短短一个月时间,向社会各界的网友和爱心人士募得了善款万元,让保障性住房面积增加了20平米,一家人能住得舒适些了。   坚持公益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筹集善款一开始甚至让艾沙江·尼扎木丁背上了骗子的骂名,也有人说他是作秀。 既然被误解,他就开通爱心公益网站,将活动的图片、票据、感谢信等贴在网站上,让网友们了解活动的开展情况及公益金流向。

  截至2019年5月,“一元钱计划”共收到捐款108万余元,帮助疆内各地不同民族的特困学生、重病患者、孤寡老人、灾区群众等达1700余人次。 但在艾沙江·尼扎木丁心里,这样还远远不够,他要和更多同道人一起将“一元钱计划”这份正能量生生不息地传播下去。 (中国青年网记者刘尚君)。

4月14日报道据路透社4月12日报道,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程度可能超出预期,这一风险促使高级金融官员4月12日呼吁各国消除贸易分歧,选择多边合作,并采取及时的政策行动。报道称,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强调,各国必须采取措施,促进全球经济的活力。

  他俯身贴防,卡住杜兰特下盘的样子,仿佛时光回闪,让人重新见到了当年托尼-阿伦。  而今天贝弗利,只是快船防守端的一个缩影。  在那波72比37的进攻高潮中,快船一共制造了勇士14次失误,比对手多出手了12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