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采集“采”出战斗英雄 95岁老兵张富清深藏功名数十载:我没有资格炫耀自己

bib教育

2019-05-30

我们需要正能量的故事、正能量的榜样来为当代青年正名,为整个社会注入活力。一个阶段以来,有不少优秀纪录片对焦青年群体、讲述青年故事,如《我们的青春》《我们正年轻》《我的青春在丝路》等,用一个个青年奋斗者的鲜活故事,诠释了真正的“中国式青春”,为当下的年轻人树立了新榜样。中国青年,是中国精神和中国力量的缩影。如果将纪录片比作国家的“相册”,那么青年人绝对是这本“相册”里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我们的青春》以新生代青年党员的青春故事为线索,展示不同行业年轻人各自的追求和旨趣,不变的则是他们身上面向社会、面向未来的朝气和活力;《我们正年轻》将镜头对准伴随改革开放成长起来的普通人,这些各行各业的“拓荒者”虽然在年龄上不再年轻,但他们的奋斗之路却能充分诠释“年轻”的真正含义。

    范传伟,男,1971年6月出生,汉族,籍贯山东肥城,研究生学历,教育学硕士学位,1997年7月参加工作,1996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现任中共上海市委老干部局综合调研处处长。拟任中共上海市委老干部局副局长。    陆恒炯,男,1972年9月出生,汉族,籍贯江苏扬州,大学学历,法律硕士学位,1995年7月参加工作,2000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现任徐汇区康健街道党工委书记、人大工委主任。

  张富清小儿子张健全:(他从)小皮箱里面(拿出的),就是个信封包着,当时就这个信封,我估计平时都没拿出来看过,我们就更没看过了。

  记者:你们也是第一次见?  张富清小儿子张健全:是第一次。

张富清妻子孙玉兰:他一般都不讲什么,他一般都硬是不讲的。   老人叫张富清,今年已经95岁高龄,曾是解放军西北野战军的一员,在解放战争中,多次充当突击队员,作前锋,打头阵。

  张富清:我是1948年3月参加部队的,参加西北野战军,(第)二纵队359旅718团2营6连,入党是(1948年)8月入党的。

张富清妻子孙玉兰:你把奖章这些(给大家看一下)。   记者:爷爷(这些东西)之前拿出过多少次来给别人看?张富清妻子孙玉兰:没有给谁看过,平时没有(拿给)谁(看过),就是这一次。   3枚奖章,一本立功证书记录着军一等功一次,师一等功一次,师二等功一次,团一等功一次,战斗英雄称号两次。

  新疆军区某红军团步二连指导员周巍:报功书特等功就是对战斗中做出了特别大贡献,付出了特别大牺牲,完成任务特别出色的人,予以表彰的。

据我们团史查阅,当时我们718团,一共是4000余人,但也仅仅只有39人获得这样的荣誉。

  这张特等功报功书1948年发出,背后详细记载了老人立下的汗马功劳。

其中特别提到,在永丰战役中,张富清所在的六连是突击连,他第一个带头跳下了城墙。   张富清:我一心想到最前面去,想去当突击队,我是个人报名的,组织上让我带一个突击组先去。

(当时)生死在我思想里没有了,(如果)死了,当人民在需要的时间,我死了,牺牲了,我是为了党,为了人民牺牲,是光荣的,牺牲也得其所。   永丰战役爆发于陕西省蒲城县以东25公里处的永丰镇,是为配合三大战役之一的淮海战役,由西北野战军在1948年11月中旬发起的。

作为突击小组,张富清和另两个战友一起,在深夜率先跳下城墙开始了行动。

张富清:跳下这个城墙,就和外围敌人猛烈地激战。 猛烈激战以后,感到我这个脑壳,好像有人砸了我一下,砸了我一下呢,当时有一些昏,但不晓得疼。 我就把冲锋枪拿下以后,扳动冲锋枪,一打,肉体搏斗,和他打,这一打,打死了七八个人。 这时,张富清才腾出手摸了摸头。   张富清:一块头皮炸得很高,头皮一下揭起来了,我才知道我负了伤,一共有四处伤,我有五处,我这个牙齿(受伤了)。

  顾不上理会疼痛,张富清又连滚带爬逼近敌人的碉堡。   张富清:把八颗手榴弹捆到一起,把手榴弹埋到地下,上边就把炸药包放上手榴弹弹环一拉,同时炸药和手榴弹一下来,就把碉堡炸毁了。   这场战斗一直打到天亮,张富清炸毁了两座碉堡,缴获两挺机枪,弹药四箱。 战斗结束,他死里逃生,但突击组的另两名战友却再也没有见到。

  张富清:他们都为了党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一个一个倒下去了。

我非常,我的印象很深刻。 这些年常常怀念他们,忘不掉。   直到今天,参加过永丰战役的老兵还对当年那场战斗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   老兵赵创存:这个战役,那你是消灭敌人整整一个军,在陕北咱们消灭敌人一个军,这个没有的,永丰镇这个战役,觉得比较惨烈。   根据参战团团史记载,这场战斗一个晚上就因伤亡换了3个营长、8个连长。

  1955年,张富清退伍转业,他戴上勋章照下了这张相,这是他与那段峥嵘岁月的最后一次合影,此后,这些功勋被他封存起来。 直到今天,身边人才知晓,老人原本是打算将这段过往永久地湮没在岁月里。   张富清:我这个自己保存,我不愿意让家里人知道,到处去讲去炫耀我。 和我一起并肩作战的很多战友,都为党为人民献出了自己宝贵生命,他们为党为人民的功劳都比我高,我有什么资格来标榜自己,我有什么资格再到处炫耀自己。   去年,当新组建的退役军人事务部,在全国各地开展信息采集时,沉默了一辈子的老兵张富清犹豫了。

  张富清:不拿出来,那就对组织上欺骗,也是对党不忠。 拿出来,我也想这个拿出来以后,肯定慢慢地露出风了。 最后我想,我一辈子都没有欺骗过组织,现在这件事,我能够欺骗组织吗。   这段时间,来看望老人的人络绎不绝,但最让他激动的,还是这些特殊的来客。

张富清:我见到你们就想到了我们359旅的老战友们,我今天见到了你们,我很喜欢很高兴。   张富清:我觉得部队对我的教育,军人在工作中同志们都是不怕苦,坚决完成任务,不计较个人得失的。

这种优良作风在我这个老人的记忆里很深,所以还想过部队的生活。   一个英雄老兵的本色初心  1955年,张富清从部队退伍转业了,历经了战争年代的九死一生后,本可以选择到大城市工作,或者回到自己的家乡陕西,但当时国家正处在艰苦的建设时期,党的一声号召,张富清来到了湖北恩施最偏远的来凤县,在那里,张富清的故事又怎样延续呢?欢迎明天继续关注。

俞友鸿耗时3年制作的木雕《皇帝狩猎图》,将50余位人物和30余只鸟、兽雕刻在不到3平方尺的楠木上,体现了高超和纯熟的技艺。钻研技法的同时,俞友鸿担负起了家乡古建筑保护和修复的任务。2002年,俞友鸿担任当地大型徽派古祠“萧江宗祠”重建的木雕总设计师,他带着一百多位木雕师傅,在典故、工艺、主题等表现形式上,完整重现了古祠的原有风貌。

(陈鑫)国家版权局近日确定“严格版权保护推进创新发展”为今年版权宣传活动主题,决定自4月中旬起集中开展版权宣传活动,以4月20日至26日为重点宣传时段。据了解,国家版权局将于4月26日世界知识产权日当天召开第四届中国网络版权保护与发展大会,聚焦网络版权年度热点,发布年度重要版权保护事件、中国版权产业对经济贡献调研报告、网络版权产业发展年度报告。此外,在版权宣传周期间,国家版权局将以鼓励查办网络侵权盗版案件为重点,发布“2018年度打击侵权盗版十大案件”。与此同时,国家版权局还将通过“学习强国”学习平台、国家版权局官方网站等网络平台全面跟踪报道宣传周期间的各项活动。